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日韩名导大侃电影 冯小刚:两年之后可能改行(图)(6.13)

欧美日韩 时间:2019-07-23 编辑:sunbet官网 浏览:
昨天,冯小刚、岩井俊二、许秦豪等亚洲影坛上最著名的青年导演汇聚一堂,共同探讨新世纪亚洲电影的现状与未来,面对好莱坞电影强大的资金技术优势,面对欧美电影虎视眈眈的市场入侵,亚洲电影又将何去何从呢?昨天,几位著名导演精彩的对话将已经进入平淡

    昨天,冯小刚、岩井俊二、许秦豪等亚洲影坛上最著名的青年导演汇聚一堂,共同探讨新世纪亚洲电影的现状与未来,面对好莱坞电影强大的资金技术优势,面对欧美电影虎视眈眈的市场入侵,亚洲电影又将何去何从呢?昨天,几位著名导演精彩的对话将已经进入平淡期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推向一个小高潮。
   
    岩井俊二:通过电影探讨学校教育
   
    曾执导过《情书》《燕尾蝶》的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是中国观众比较熟悉的日本导演,无论是《情书》《燕尾蝶》还是《四月物语》,都让所有年轻影迷趋之若鹜。尤其此次的参赛片中还有他的最新作品《豆蔻年华》,其迥异的导演风格以及对电影独特的理解是否能摘取金爵奖,将成为本届电影节关注的一大热点。
   
    昨天,岩井俊二对《豆蔻年华》及亚洲电影谈了自己的想法。“这次带来参赛的《豆蔻年华》是下个月将在纽约上映的一部新片,也是继《情书》《燕尾蝶》之后我的最新电影。如果说《情书》是我中学时代的回忆,那么《豆蔻年华》是我对中学时代回忆的另一种表述。如果你看过电影就会发现,影片中所表现的年轻男孩、女孩的生活状态其实并不是只有日本才有的,全世界的青少年都会面对这样的成长过程。我想通过这部影片来探讨学校的教育是不是有存在的必要,每个人的成熟过程是不是非要经历学校的熏陶。
   
    日本电影现在已经成为亚洲电影的代表,这令岩井俊二非常自豪,他告诉记者,亚洲电影现在正在逐渐显示出其特有的东方魅力,向美国电影发出挑战,亚洲电影永远不能放弃的就是固有的民族性。只有把自己的民族性放在世界融合的背景中,才能让更多的人来关注亚洲电影,让更多的人通过电影来达到沟通的目的。岩井俊二指出,电影和足球不同,足球是很多人在踢球,很多人在旁边鼓掌加油,而电影则是个人对个人的感觉,人在银幕上表现,下面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你只能用你的镜头语言来感动其他的人,但也许这种表现是无用的,可能没有人会理解你。
   
    许秦豪:为抵制美国大片剃光头
   
    作为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之一的许秦豪这次是专程来到上海的,今年39岁的他,虽大器晚成,但凭着几部难得一见的如行云流水般优美感伤的作品,奠定了他在韩国影坛的尊贵地位。以《八月照相馆》《春逝》等片被中国影迷所熟悉的许秦豪话虽不多,但却非常幽默。在谈到韩国电影为什么在近两年中飞速发展,一跃成为亚洲电影的龙头时,许秦豪说,以前我也留的是长发,就是因为当时韩国为了抵制美国大片,大家纷纷剃头走上街去游行,才成现在这样的。许秦豪说,韩国电影同其他国家一样也受到了好莱坞电影强烈的冲击,但我们采取了自己本国的保护措施,对于国产电影,我觉得国家应该采取保护政策。
   
    冯小刚:坚持两年,不行就改行
   
    相对于前两位比较含蓄的日韩导演,第三位出场的中国导演冯小刚可谓是语出惊人,他的精彩论断不断引来记者们的掌声,也为相对沉闷的研讨会注入了新的活力。
   
    “日、韩队在世界杯上进步非常快,中国队和他们的差距非常大。世界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足球的痛苦地位,虽然中国电影现在还没有这么一个世界杯来让我们去硬碰硬地比较,但其实中国电影和日本电影、韩国电影的差距比足球的差距更大。但有一个不公平的事情,如果说观众是导演的敌人,那日本和韩国导演可以是双拳出击,而中国的导演却只能用一个手去打敌人。
   
    我这些年连续拍了5部片子,只有一部《一声叹息》在票房上败给了《生死抉择》,其他都是全国的票房冠军,可是那些电影并不是最能发挥我水平的电影,如果我的右拳也能用上的话,可能发挥得更好。
   
    日本、韩国在拍片的比例上和我们很不一样,他们拍的商业片占90%,艺术片占10%。而在中国可能艺术片占到90%,商业片占到10%。其实这90%也不全是在拍艺术片,其中有一半在拍广告片。冯小刚最后表示:我再坚持做两年,如果还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拍电影了。
   
    印度电影:也正在与好莱坞抗争
   
    来自电影生产大国的印度导演C.H.Wagh是印度著名的电影人,曾拍摄过《婕米拉》等著名的电影。对于以前大家印象中印度电影在本国市场份额中较高的占有率,Wagh先生更正说,印度电影在20年前因为充满人性味的风格而受到许多国家和本国观众的欢迎,但随着商业电影和本国电视行业的侵入,传统的印度电影已经不那么辉煌了,而且正受到来自好莱坞等各方面最艰巨的挑战。由于成本关系,现在许多印度的独立小制片人只能做较小的商业电影,对于传统的又有深度内涵的印度电影却力不从心。对于现在印度电影的人才力量,Wagh先生担忧的说,虽然一些著名的导演仍在坚持传统电影的探索,很多年轻导演也在跟随着传统电影的做法,但无论如何怎样把传统电影和现代电影最新的发展趋势融合起来是我们现在最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北京娱乐信报)